laozifuleliunianniao

还不了的500

看了前六集之后,关于苏万拿走人皮面具之后,我个人的脑洞,会根据线海的线走,原著人设。
贴吧b站同号。
简单的选择题
—杨好一副轻松的样子,死里逃生的得瑟,找个由头又收了500,苏万看见他手是抖的,说是过会儿就打电话商量,坐了出租车走了。苏万还揣着鸭梨的脸,司机还在这儿等着,他瘫在后座吐出一句“回家。”他俩要分别接受这一现实,黎簇死了,而且这个酒店不好弄,不知鸭梨这一个人,他歪着头看后视镜,多了几辆车。
—他一如往常无聊的拿出手机,回了几条信息,“李叔,快点儿。”老班的未接电话,班长的询问信息…或许我只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,他要快点儿到家,证明这张面具,他很迫切,证明这是一场棋。
—与此同时,场好的手机丢了。
—车子让停在了小区口,李叔点点头,只是看着他往家走,不会跟上来。因为亢奋的情绪连带着这张面具在发热,他走的比平时快了,几乎是小跑,突然有人喊他,“苏万苏万,你今儿怎么没去呀?”山地车追上了他,声音也似曾相识,校服系在腰上,背着书包,不过这一片儿没有我的同学,“今天有点儿感冒,抓点儿药就行了。”苏万掏出手机说留个电话号?那同学笑了起来,“你手机早没信号了”
—他从车上下来,两人勾肩搭背的走,苏万现在并不害怕,这哥们儿笑的太温和了。回家就跑上楼,一个关门,一个拉窗,苏万从自己胸口扯出那张面具,他的思维冷却下了,这是硅胶。“我想你知道了这是什么。”他还是用那副高中生的语调说话,“你先拿了别人东西是不对的吧。”语气轻松地跟你请我根烤肠一样。可是可是苏万已经不敢动了,这种诡异感直钻心底,他在用我的声音,手里的面具像是人皮。
—他从书包里找出一份文件递过来,“现在你手机可以用了。”说完后又拿出许多瓶瓶罐罐的,还有一张面具,他让小孩儿看清,“你帮我个忙,你爸求了两年的案子马上就过。”他帮小孩儿翻一页的金额上,张口说“我最近先不回去了。”苏万打了个寒战,他亲眼看着这句话从他嘴里吐出来,他明白了现在的局,如果不同意,我眼前这个人就会代替我爸,这不是在下棋,我只是个棋子。
—“怎么帮?”他好不容易挤出这一点儿笑,“我爸妈都不容易……”对面那哥们儿也笑,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解雨臣。”